當前位置: 主頁 > 公司簡介 >

互聯網金融其本質應該是金融嗎

時間:2016-04-25 16:39來源:http://jljigang.cn 作者:吉林吉鋼鋼鐵集團有限 點擊:
據報道,4月14日國務院組織了多個部委召開會議,將在全國范圍內啟動為期一年的互聯網金融專項整治。
 
  本次整治共設七個分項整治方案,由相關監管主體根據業務屬性發布細分領域整治細則,公安機關也將介入其中。
 
  按照這份統領性文件,央行、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將分別發布網絡支付、網絡借貸、股權眾籌和互聯網保險等領域的專項整治細則,個別部委負責兩個分項整治方案。 針對野蠻生長的互聯網金融行業,一張嚴密的監管大網正在編織之中。
 
  誰也不可否認,中國特色的互聯網金融僅僅經歷3年的發展,就已經出現了全行業、系統性的問題,可用“野蠻生長”來形容。中央及國務院部署有關部委,特別是公安部門對互聯網金融進行專項整治,是贏得民心之舉。
 
  筆者作為完整經歷第三方支付納入監管、互聯網金融“異軍突起”、“促進互聯網金融規范發展”直到現在14部委專項整治互聯網金融的從業者與觀察者,面對互聯網金融出現這樣全局性、廣泛性及系統性的問題時,不禁對“互聯網金融本質是金融”產生了疑問,互聯網金融本質應該是金融嗎?
 
  按照馬克思主義哲學關于事物本質的認識,互聯網金融這一新興事物應該是其根本性質與內部聯系,是同一類現象中一般性的、共同的東西,其本質更應該是區別于其他事物的,也就是說“互聯網金融”的本質應該與“金融”的本質有著根本的不同,否則為何單獨出現“互聯網金融”這一定義呢?當然,由于互聯網金融屬新興事物,人們對其認識與把握也是螺旋式上升的,但在這一新興業態的開拓與探索中,準確把握其本質才能確保互聯網金融向著正確的方向健康發展。因此,重新認識互聯網金融的本質在此時顯得尤為重要。
 
  從現象來看,毫無疑問,互聯網金融是互聯網與金融的有機結合。對于其本質的重新認識,筆者不妨從兩個方向同時進行。
 
  從“互聯網+”金融的方向,互聯網金融應該表現為互聯網企業利用互聯網技術與手段在支付、融資、股權等方面開展的信息中介業務。但事實上,無論是互聯網支付、P2P、眾籌等相關從業機構都在起著信用中介的作用,以致如今的被動局面,甚至有人說95%的P2P都不合法,都要倒閉!
 
  此時,筆者回想曾經在《從e租寶看“互聯網+”金融這本經如何被念歪》中指出,P2P的亂象根源是我們對P2P的認識發生了根本錯誤,盡管去年大大小小的政策文件都指出P2P應該是信息中介而非信用中介,但形勢比人強,異化為信用中介的P2P機構已經遍地開花了。的確,互聯網企業跨界從事金融應該是信息中介,即互聯網企業應發揮其ICT(信息與通信技術)的優勢,更好的為金融交易提供信息服務,而非信用服務,那么從這個角度看互聯網金融,其本質還是金融嗎?
 
  因此,筆者認為,從互聯網跨界金融的方向看,其本質應該是互聯網,這有三層含義。
 
  一是互聯網企業的專長是互聯網,是其互聯網技術、思維與文化對信息服務方式、效率與質量的不斷創新與提升。互聯網企業跨界提供金融服務,理應發揮其技術優勢、人的優勢,而非資本優勢(再大的互聯網企業相較于金融巨頭而言都是“輕”資產的)、牌照優勢與金融機構去競爭。
 
  二是互聯網跨界金融的發展方向應該是金融科技(Fintech),而非金融。筆者近期在美國觀察并解并到,Fintech是蓬勃發展于歐美的新興互聯網產業,特別是美國的硅谷、布魯克林等互聯網創業集中的地方,眾多創業型互聯網公司利用先進算法、大數據、移動通訊等新技術改造支付轉賬、小額融資、消費信貸等各方面的金融產品及服務,集群式的提升了金融機構產品及服務的安全、質量與效率。
 
  三是相關監管部門應該鼓勵互聯網金融機構向Fintech方向轉型,并向他們提供公平競爭的政策環境與必要的基礎設施服務,特別是提供統一、公開、公共的涉及支付清算、資金存管、信用征信、身份認證、反洗錢等業務與技術基礎設施,讓他們“一點接入”便能開展相關創新與業務,使得他們主動脫離資金池的誘惑,正本清源,專心實意從事信息中介業務。
 
  另一方面,從金融+互聯網的方向,互聯網金融應表現為金融機構借助大數據、云計算、移動通訊等互聯網技術與手段開展支付結算、信貸融資、金融市場、私人銀行等各方面的信用中介業務。這也有三層意思。
 
  一是以銀行為代表的金融機構的核心功能就是信用中介,因此,銀行相較于互聯網公司有著充足的資本、廣泛的客群、豐富的產品以及嚴謹的內控---這是金融機構的核心優勢。盡管金融機構由于制度與監管的原因,相較于互聯網公司不那么“靈活”、“接地氣”,但承擔著穩定國家金融的重任。在面對互聯網金融機構跨界競爭的時候,正規金融部門,特別是監管部門應意識到一旦金融機構“隨大流”,像互聯網企業那樣放大風險偏好,使得金融業務的審慎性、合規性無原則妥協于金融科技技術的激進與未知風險,甚至放棄一些基本的審慎經營原則,一味迎合互聯網客戶對于“客戶體驗”的偏執追求,那么,隨之而來的道德風險與逆向選擇將會對金融體系產生不利影響,并且會將互聯網金融的未知風險傳染到正規金融體系中(筆者已經用理論模型證明,在互聯網傳播信息并提供交易的環境下,金融市場關于價格的波動性與網絡規模的平方成正比。并且,隨著互聯網金融所形成的交易網絡復雜化,辨識某節點所蘊含的風險及傳染能力不再像傳統金融那種星形簡單網絡那樣明確與直接,這都對金融體系的穩定帶來未知的脆弱性)。
 
  二是金融機構互聯網化的方向起碼不應是簡單的“互聯網”。盡管有些商業銀行已經探索了電子商務與即時通訊等互聯網業務,但3年時間后已經表現出發展瓶頸,并且一些商品質量糾紛影響到了銀行聲譽。筆者曾經在某大型商業探索傳統大行互聯網金融轉型的戰略與規劃,但數年來,還未看到有商業銀行在互聯網金融的荊棘中殺出一條血路。因此,筆者不禁疑惑,難道我們普遍認知的互聯網金融轉型之路錯了?筆者不敢妄下結論,但可以肯定的是,傳統金融機構轉型升級不能簡單的學互聯網公司的產品。僅以銀行IT而言,二十年前,銀行的“互聯網+”絕對超過互聯網公司,然而現在銀行的IT技術能力與水平與互聯網巨頭們相比差距不小。僅以此言,以銀行為代表的金融機構似乎應本著由內而外的路徑實現自己的“互聯網+”追趕。
 
  三是金融機構的互聯網化應本著互聯網精神---“以人為本”。媒體常有言論“就是***都能做銀行行長”,這句話在筆者看來絕對是憤世嫉俗的偏見,但也充分表明銀行業所形成的內控文化與運營機制已經充分成熟、穩定,以至于人的獨特價值與特性在銀行經營中不那么重要。然而,互聯網企業所表現出的對人的尊重,發揮人的特性無論在內部管理還是客戶體驗方面都已經淋漓盡致。
 
  因此,以銀行為代表的金融機構互聯網化除了沿著由內而外的路徑進行互聯網技術升級,還應本著“以人為本”的精神與目的完成全面的戰略轉型。歷史經驗告訴我們,凡是全局性的改革都需要“特區”式探索才能獲得大概率的成功---設立“特區”的根本目的就是釋放人才的活力,讓一批敢想敢干的人大膽試錯,大膽創新,看準一點,全力出擊,形成示范效應后以點帶面,盤活全局。從這個意義上說,金融機構的“互聯網+”不亞于一次全行業的改革開放,以揚棄的方式完成互聯網化的轉型升級。■
 
bet365体育在线滚球